從台北到阿格德

望著頭頂上,白光一閃一閃,是梵谷的Starry Night嗎?不,是長榮機艙天花板上的LED燈。
經過48小時的忙亂,現在總算放鬆了,可以開始調整心情。大多飛機上的時間都在睡,醒來後吃點東西就到巴黎了。到達巴黎時清晨6點,還下著細雨,但不覺得冷,不像只有攝氏2度,反而較像離去前的台北

坐了13個小時的飛機,下一步要轉國內航線去馬賽 Marseille,再坐火車,下午3點半才到阿格德 Agde。真正懂法國地理的人一定很納悶:直接從巴黎機場搭火車到Agde就好了,中間只要在 Montpellier 轉車,下午1點半就到,便宜又省時間。原來我設定行程時,搞了個大烏龍:看地圖時,把臨近的"馬賽蘭Marseillan" 看成"馬賽 Marseille",誤以為阿格德離馬賽很近。買了巴黎-馬賽的機票之後,才發現錯誤。更麻煩的是從馬賽到阿格德還要轉車,加上等候的時間,總共要4個多小時。又是一個我自以為是+粗心+衝動的個性造成的後果。

若硬要說有什麼意外收穫,只能說這樣又提醒我法國不同地區之間的差異。如果說巴黎像台北,那麼南法的普羅旺斯Provence和蔚藍海岸Cote d’Azur就好似南台灣:普羅旺斯有如嘉南平原,有豐盛的農產品;阿維農Avignon等老城有如台南,有眾多古蹟,包括中世紀教皇曾經移駕長居古堡;由尼斯、坎城、摩納哥串成的蔚藍海岸,有如墾丁,是夏日遊客的朝聖地。法國只待過巴黎,就像來台灣只待過台北,只算體會了法國的部分風情。

在馬賽一下飛機,就看到兩個穿著鬆散背心和衝浪褲,帶著太陽眼鏡的男孩,舉著紙牌,顯然是接好友。我不禁莞爾一笑,看來乾冷的嚴冬,也熄滅不了南法人的熱情。(很可惜,來不及偷拍)

搭交通車去馬賽火車站,再搭火車去阿維農轉車。這一段路一年半前我曾從反方向走過,只是這次是一個人,心情也截然不同。在阿維農吃了來巴黎的第一餐,轉車在往西走,窗外的景觀逐漸改變:原本都是橄欖園、柏樹Cypress trees、村莊石灰小屋的景觀,開始偶爾有化學工廠的侵入。很清楚的,我開始進入郎格多克地區Languedoc。它不像普羅旺斯,有眾多觀光客帶來的富裕。主要靠廉價葡萄酒、工業。卻也因為它像蔚藍海岸一樣近鄰地中海,但便宜不少,所以當夏天觀光客擠滿普羅旺斯和蔚藍海岸時,眾多法國人反而選擇了阿格德等小鎮。

眼尖的人一定注意到:「Alex不是說要去普羅旺斯嗎?」

沒錯,我來的地方Agde不算普羅旺斯,雖然我不久前才大放厥詞,吹噓要體會普羅旺斯的當地人文生活。現在要再稍微調整計劃了。下次再詳細介紹我現在所在地的特色。

想想這次的烏龍,應該不會是最後一個。

你同意我的描述嗎?你們覺得法國最迷人的地方是那裡?

對「從台北到阿格德」的一則回應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